1. <font id="xh5dik"></font><code id="xh5dik"></code><del id="xh5dik"></del><label id="xh5dik"></label><div id="xh5dik"></div><kbd id="xh5dik"></kbd>
          • 人工智能信息網

            華同論壇-秋天,在田野裏散步

             秋天的氣候最好,不冷也不熱,早早吃好晚飯,上身著一件米色襯衫,下身穿一件牛仔褲,邁著緩緩的步伐,隨便選一條田埂路,向郊外田野走去。路,是蜿蜒的,池塘不急不忙地一直伴隨著小路,向前延伸著,延伸著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東面的天空,藍藍的,高高的,幾朵碩大無比的白雲,卷曲著頭部,而尾部卻舒展著,舒展著,也伸向遙遠的天際。西面的天空,紅豔豔的,圓圓的太陽,像這幾天瘋玩的幼兒園小朋友的臉蛋,紅撲撲的,她一會兒躲進綠色的深山裏,一會兒又露出一副燦爛的笑容,透著幾份天真,幾份頑皮,讓人看著舒暢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走在如畫的田野裏,由于前幾天的那場秋雨,讓田埂變的十分柔軟,使腳步自然而然的放慢了許多。池塘裏一片蘆葦,個個舉著一叢叢白色的蘆花,在秋風的幫助下,向行人招手致意,便沒有絲毫離別的憂傷感,是的,明年的時節,它們依然會茁壯的生長,何須傷感呢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想起中學時代,每當這個時候,華同論壇們一大群學生,總是三五成群的在田野裏瘋跑,你追我趕,十分熱鬧,跑在最前面的大多數時間總是我,我總是歡快的做著騎駿馬樣子,向前奔跑,奔跑。外婆給我縫制的書包,往往書包帶會在我奔跑時突然斷掉,我趕快拾起書包,等准備再跑時,後面同學會風湧而致,一下子把我壓在河埂上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還記得有一年秋天,內河裏種了許多菱角,我們這兒菱角有兩種,大的稱爲家菱角,小的稱爲野菱角,河裏的菱角是家菱角,每當與外河相通的大閘開閘放水時,菱角一起隨河水流動,最後被攔魚的竹欄壩全部攔住了,我們用一根根樹枝將菱角拉上岸,將菱角摘下,每人都裝上滿滿一書包,邊走邊吃,上學吃,放學也吃,最後我吃得上吐下瀉,大人把我送到醫院去挂水。一轉眼,三十多年過去了,兒時的美好回憶,總會出現在這夕陽西下的時刻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田埂邊勤勞的農民們不舍得浪費一點土地,總會點上豆子,種下胡蘿蔔,還有芫須菜,所以總是郁郁蔥蔥,充滿生機,絲毫沒有被古代詩人描寫的那種憂傷感。“走在田埂上,心情多舒暢”,這首歌詞還是此時最好的寫照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只要有時間,能與大自然親近,是最好的舉動,特別是在晚飯後,沿著一條田埂,毫無目的的行走,邊走邊回憶兒時的時光歲月,因爲回憶總是甜蜜的,這時人世間的所有煩惱都會成爲行雲流水,跑到九霄雲外,所以我總喜愛在夕陽西下的時刻散步。

            古人有言:時光似箭日月如梭,確實是這樣,感覺時間都是在不知不覺中逝去的。回首往事,人們總會錯愕,追悔也好,感慨也罷,留的還是留,去的終究去,作爲當事者的自己也必然是時間的一枚棋子,隨著時間的洪流而動,直到若幹年後抵達終點方休。相信不少人,喜歡用暮然回首四字,有恍悟之隱意,多少有些做作,呈現給別人的暮然回首是如出一轍的,人們只會去聽,去結合著傾訴者的話想象自己。

            與人交心,心自然是釋放開的,其實交心交的也是片面的,很少有人會將自己全盤托出。再深入些,我發現這種交心也並非可以釋放自己的不安和壓抑。換句話說,它甚至會加劇不良情緒的蔓延和擴散。

            心理是難琢磨的,因爲它是感性的,用理性去诠釋感性是極其幼稚的舉措。因爲感性包括理性在內。即使再權威的心理學書籍也是由人來創作的,人即是感性動物,既然是感性動物,去用一套邏輯理論研究心理還是未免有些牽強的。

            再把話題轉回來,接著來談時間。我相信,不少朋友都會有這樣的感覺,時間過得很慢,那我就敢斷定,你生出那感覺時的處境是枯燥的,無趣可言。繼而,又生“磨”時間的念頭,找些安慰自己的話,比如狀態不佳,被煩心的事所困擾,諸如此類。自己給自己找理由是最堂而皇之的,那是因爲決策者和接受者均爲自己。時間就這樣被磨耗去了,回憶越來越豐滿,現實越來越骨感。這是一個兩級效應,咿呀學語時基本沒什麽回憶可言,耄耋之年時就可以把回憶當做一部書來翻。我們處在中間偏上或偏下的幸運位置,有回憶可品味,亦有現實可探索。這種幸運我們可以這樣理解:舉個例子,我兒時在家種過一棵核桃樹,種的時候如拇指粗細,現在聽說已經長到碗口粗細了,我又聽說,那棵柿子樹近幾年結了不少柿子,味道甜的膩人……我就萌生了想回家看看那棵柿子樹的沖動,嘗嘗我親手種的柿子樹結的果實到底是什麽味道。以上所提的便是回憶與現實的結合,不知大家理解這其中的關聯否。能回憶那棵柿子樹,亦能在現實中感受那棵柿子樹,甚至還可爲那棵柿子樹做以後的規劃,不正是我們處的這個幸運位置所能辦到的嗎?

            言下之意,時間不會停駐,我們要跟著時間的步伐走,用自己的感覺與時間保持同步;言外之意,狹義的時間會停駐,那代表消亡,代表結束。身處中間的華同論壇們就要去呵護接近兩個極端的人們——老人和孩子,也讓他們更多的感受回憶和現實。于此,悲觀所帶給自己的陣痛也就該褪去了……
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秋天的氣候最好,不冷也不熱,早早吃好晚飯,上身著一件米色襯衫,下身穿一件牛仔褲,邁著緩緩的步伐,隨便選一條田埂路,向郊外田野走去。路,是蜿蜒的,池塘不急不忙地一直伴隨著小路,向前延伸著,延伸著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東面的天空,藍藍的,高高的,幾朵碩大無比的白雲,卷曲著頭部,而尾部卻舒展著,舒展著,也伸向遙遠的天際。西面的天空,紅豔豔的,圓圓的太陽,像這幾天瘋玩的幼兒園小朋友的臉蛋,紅撲撲的,她一會兒躲進綠色的深山裏,一會兒又露出一副燦爛的笑容,透著幾份天真,幾份頑皮,讓人看著舒暢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走在如畫的田野裏,由于前幾天的那場秋雨,讓田埂變的十分柔軟,使腳步自然而然的放慢了許多。池塘裏一片蘆葦,個個舉著一叢叢白色的蘆花,在秋風的幫助下,向行人招手致意,便沒有絲毫離別的憂傷感,是的,明年的時節,它們依然會茁壯的生長,何須傷感呢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想起中學時代,每當這個時候,華同論壇們一大群學生,總是三五成群的在田野裏瘋跑,你追我趕,十分熱鬧,跑在最前面的大多數時間總是我,我總是歡快的做著騎駿馬樣子,向前奔跑,奔跑。外婆給我縫制的書包,往往書包帶會在我奔跑時突然斷掉,我趕快拾起書包,等准備再跑時,後面同學會風湧而致,一下子把我壓在河埂上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還記得有一年秋天,內河裏種了許多菱角,我們這兒菱角有兩種,大的稱爲家菱角,小的稱爲野菱角,河裏的菱角是家菱角,每當與外河相通的大閘開閘放水時,菱角一起隨河水流動,最後被攔魚的竹欄壩全部攔住了,我們用一根根樹枝將菱角拉上岸,將菱角摘下,每人都裝上滿滿一書包,邊走邊吃,上學吃,放學也吃,最後我吃得上吐下瀉,大人把我送到醫院去挂水。一轉眼,三十多年過去了,兒時的美好回憶,總會出現在這夕陽西下的時刻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田埂邊勤勞的農民們不舍得浪費一點土地,總會點上豆子,種下胡蘿蔔,還有芫須菜,所以總是郁郁蔥蔥,充滿生機,絲毫沒有被古代詩人描寫的那種憂傷感。“走在田埂上,心情多舒暢”,這首歌詞還是此時最好的寫照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只要有時間,能與大自然親近,是最好的舉動,特別是在晚飯後,沿著一條田埂,毫無目的的行走,邊走邊回憶兒時的時光歲月,因爲回憶總是甜蜜的,這時人世間的所有煩惱都會成爲行雲流水,跑到九霄雲外,所以我總喜愛在夕陽西下的時刻散步。

            古人有言:時光似箭日月如梭,確實是這樣,感覺時間都是在不知不覺中逝去的。回首往事,人們總會錯愕,追悔也好,感慨也罷,留的還是留,去的終究去,作爲當事者的自己也必然是時間的一枚棋子,隨著時間的洪流而動,直到若幹年後抵達終點方休。相信不少人,喜歡用暮然回首四字,有恍悟之隱意,多少有些做作,呈現給別人的暮然回首是如出一轍的,人們只會去聽,去結合著傾訴者的話想象自己。

            與人交心,心自然是釋放開的,其實交心交的也是片面的,很少有人會將自己全盤托出。再深入些,我發現這種交心也並非可以釋放自己的不安和壓抑。換句話說,它甚至會加劇不良情緒的蔓延和擴散。

            心理是難琢磨的,因爲它是感性的,用理性去诠釋感性是極其幼稚的舉措。因爲感性包括理性在內。即使再權威的心理學書籍也是由人來創作的,人即是感性動物,既然是感性動物,去用一套邏輯理論研究心理還是未免有些牽強的。

            再把話題轉回來,接著來談時間。我相信,不少朋友都會有這樣的感覺,時間過得很慢,那我就敢斷定,你生出那感覺時的處境是枯燥的,無趣可言。繼而,又生“磨”時間的念頭,找些安慰自己的話,比如狀態不佳,被煩心的事所困擾,諸如此類。自己給自己找理由是最堂而皇之的,那是因爲決策者和接受者均爲自己。時間就這樣被磨耗去了,回憶越來越豐滿,現實越來越骨感。這是一個兩級效應,咿呀學語時基本沒什麽回憶可言,耄耋之年時就可以把回憶當做一部書來翻。我們處在中間偏上或偏下的幸運位置,有回憶可品味,亦有現實可探索。這種幸運我們可以這樣理解:舉個例子,我兒時在家種過一棵核桃樹,種的時候如拇指粗細,現在聽說已經長到碗口粗細了,我又聽說,那棵柿子樹近幾年結了不少柿子,味道甜的膩人……我就萌生了想回家看看那棵柿子樹的沖動,嘗嘗我親手種的柿子樹結的果實到底是什麽味道。以上所提的便是回憶與現實的結合,不知大家理解這其中的關聯否。能回憶那棵柿子樹,亦能在現實中感受那棵柿子樹,甚至還可爲那棵柿子樹做以後的規劃,不正是我們處的這個幸運位置所能辦到的嗎?

            言下之意,時間不會停駐,我們要跟著時間的步伐走,用自己的感覺與時間保持同步;言外之意,狹義的時間會停駐,那代表消亡,代表結束。身處中間的華同論壇們就要去呵護接近兩個極端的人們——老人和孩子,也讓他們更多的感受回憶和現實。于此,悲觀所帶給自己的陣痛也就該褪去了……
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X-POWER-BY MGF V0.5.1 FROM 自制10 X-POWER-BY FNC V0.5.2 FROM ZZ33 2001